Tuesday, August 17, 2010

噩梦

打开门  
看到的是一片狼藉
啤酒罐歪歪斜斜的倒了满地
忍者令人作呕的酒气
在落地窗前找到了你

你一个人坐在地上
背靠着落地窗
双手抱着膝盖
酒精染红的双眼半眯着
看到我走进家门
像平常一样若无其事地笑脸欢迎
[妳来了啊...]

心头一紧
扔下手上的包包冲到你身前
看到你脸上哭过的痕迹
[她又对你做了什么?!]

我又把她想成是卑鄙无耻的女混蛋
纵然,她是我最要好的朋友...

 可是你还是一样
把我摒除在心门之外
似乎不想提起这件事情
你拿起从袋子里滚出来的一罐啤酒
[妳来得正好,陪我喝酒解闷。]

[喝什么闷酒!你不开心就说出来啊!]
我大力的摇晃着你
直想把你摇醒
[我向她求婚了。但是,失败了。]

此刻,
我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开心多一些
亦或者嫉妒多一些
原来你真的爱上了样样都让我感到自卑的她
甚至还买了C牌的戒指向她求婚...
苦笑着想
若是你求婚的对象是我
那该有多好呀...
我想我会兴奋得飞上天吧!

[来嘛!陪我解酒消愁!]
说着的同时
你已经打开一罐啤酒
咕噜咕噜的灌了几口
而我根本来不及制止 ...
我只好叹口气
坐下来陪着你喝着退冰了的啤酒
 
    看着深情的你掉下眼泪
一颗颗的男儿泪不停的滚落
感觉心像是被人拉扯半的揪疼
埋藏在内心深处的爱
随着酒精闷烧着
终于忍不住倾身向前吻了你

这是我有史以来做过最大胆的事情了吧。

你醉了
我知道我不应该趁人之危
可是心里自私的声音盖过了全部
你拼命的推拒
这样的举动像把利刀
狠狠的刺进了我已经不完整的心

我哭喊
[为什么?!我不可以吗?!]
我疯狂的吻着你
原本纯纯的暗恋一夜间发酵变质
此时爱情的形象似乎变得狰狞了起来

[我很遗憾...] 你说。
我想你早知道我的心意
却装作没看到
才会像现在一样一发不可收拾吧
你应该遗憾,遗憾你终究无法给我我想要的你。

    [没关系,我不该强迫你。]  我说。
一路互相扶持着走过来的那些日子里
我们早已认定是彼此唯一的依靠
此刻要因为爱情而去割舍
真的  很难。

[为什么我不是她?]
我也只能狼狈的认清了事实
我也只能够放手
也不得不放手

强摘的瓜不甜
放手是大智慧
君子有成人之美
这些道理我懂,我都懂
但是要完成它真的太艰难
我咬紧牙、挣扎着
一错再错、遍体鳞伤
像只满身是血的小猫
最终只能够认命的发出悲鸣
孤单的倒在荆棘上....

“轰隆!”
震耳的雷声把我吓醒了...
摸着泪湿的枕头
又做那个梦了....
只因为今天早上
看到你的名字出现在我的电子邮箱
“妳还好吗?” 你问。
瞬时觉得我恨你!
你已经离开那么多年了
为什么又要回来撩起我从未结痂的伤疤?

故事早就应该结束
执意重复一次的轮回
只会把心再辗得更碎、更彻底。
我已经痛到了极限
是时候放自己一条生路

我打开床头灯
下了床,打开手提电脑
登录电子邮箱
将你的电邮删除了...

1 comment:

  1. 你会找到一个懂得珍惜你的人的.努力过,争取过,得不到,就别再强求了,至少你问心无愧,是你的,就是你的,有缘分的,就是有缘分的.过去让它过去,人要往前看.要活得精彩.加油.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