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11, 2013

蛇随龙后。癸巳年。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
你們看到標題後一定臉上冒三條黑線加爆粗OS:“他x的,年都過了超過一半了,現在才來更新...”。 
Cheh 我才不管叻因為有些東西就是這樣就either我現在得空的時候記錄一下or it's never gonna happen大笑

今年是他不在的第一年,大家看起來表面上很好、很開心,實際上心裡還是傷感的。畢竟,家裡再怎麼熱鬧,都還是少了把聲音。看著家人陸陸續續的從外地趕著回來過年,卻一直、一直的看不到他的踪影。如果說,天堂也有個“探訪時間”那該多好?!

今年,我到了非常、非常、非常的last minute才去買新年衣服。
原本以為會買不到合心水的,怎知道,還是買了這麼多。
現在再看回去之前拍的“戰利品”的照片還是覺得很爽。哈哈。
最愛的還是Charles & Keith的墨鏡、那條碎花半身短裙和褐色的高跟鞋。


小年夜。年除夕。每一年的這一天,我媽、姑、嬸、伯母都會“分工合作”煮個“滿漢全席”,然後到廟裡祭拜祖先,讓後一夥人就浩浩蕩盪的到我家吃午餐。
除了家常菜,咖啡也一定少不了!
所以,我的咖啡癮是從小訓練出來的。嘻嘻。


在等待的當兒,除了玩game,就是玩自拍。都是智能手機的錯!哈哈。
錄了新的photobooth的app,就抓小鬼來玩玩。沒想到,他的配合度超高的。

這一年除夕夜的團圓飯移駕到了四伯的家。
這是我們那麼多年來第一次到四伯家辦團圓耶!
食物方面還是一樣方便、簡單又健康的火鍋料理。
不過,今年聚在一起的家庭成員就更少了。
嫁了的就到夫家過年,離開的離開了。
因為身邊很少三姑六婆,所以我極少被問到大家都很害怕回答的問題。
不過,今年就被問了:“妳還要在這裡吃團圓飯多少年?”
就要在這裡吃很多年!吹咩!哼!又不是劉家吃不起啦!:p

吃飽喝足之後,就和在愛爾蘭念博士學位的堂弟和嫁去新加坡的堂姐連線。
這是我們家向來的“傳統”。
這時就要感謝智能手機和發達的網絡,讓我們能夠和遠在國外的親戚聯繫。
如果“天地通”真的能夠“天-地-通”就好咯!再貴的電話費我也願意給!
這小我一歲的堂弟已經好多年沒有回來過年啦~

搗蛋小外甥女。
我說“Larra, big smile! Let pretty yiyi take picture!”
然後她就給偶遮了半邊臉。要求她再來一張她就給偶跑走!

粉色年初一。
他說我這是“假斯文look”。
大年初一就騙人是不好滴!(好氣!)

粉色系的三個人。二伯母、二姑丈& 我。^^

小鬼幫我拍的照片。
是有想要訓練他成為我的專屬攝影師的意思啦。哈哈。
是喬了很久才拍到一張可以看的。==

小鬼和他那個煩死人的舞獅頭。
老實說,我好喜歡小鬼這張照片。很好看的說~

啤酒。大過年的,怎麼可以少了你呢?


年初二。我還有我家的兩個搗蛋鬼。

我的這個小外甥女真的很可愛。
她卻堅持要換新衣,穿美美才可以拍照。

小甥、舅。awww... So lovely!

 一起長大,一起玩鬧的表兄、姐、妹。

小學六年級因英文補習班認識,時間過了15年了還是有聊不完話題的好朋友。
我和她以前在唸書的時候同校、同班,在學校的時候已經聊了大半天了,
在補習班又繼續聊,然後回到家還可以互相打電話聊到三更半夜不睡覺!
之前工作的公司還是在同一條街上!所以,lunch time的時候還可以約一起吃午餐。
現在更一起合資弄了個online boutique呢!
真不明白為什麼只和她有聊不完的話題。
** 幫忙去按一個贊吧!**


我那今年18歲,波波吹的表妹,對manicure 和 pedicure很有興趣,也蠻有天分的。
既然她有將她的“軋廠”帶回來,就幫我這個“孤寒”表姐免費弄個 basic的pedicure吧!


年初三晚上。撈生!
這一年的撈生也是自己做的好吃又健康的撈生盤。
有柚子、蘿蔔絲、貴妃鮑切絲、葡萄、生菜切絲、白蘿蔔絲和柿子切條狀。
醬料就濃縮金桔檸檬汁+花生碎。

大家說好一定要在這一天穿紅色,才會有過年的氣氛!
天知道我為了找件紅色的衣服找得多辛苦啊!
看到紅色的不喜歡它的設計,看到設計合我意的又沒有紅色,再不然就沒有我的size!
一整片紅彤彤,好有過年的feel哦!


從此之後不會再有他的全家福,還叫全家福嗎?


年初五。剛好碰上西方的2月14情人節。
我就跑到吉隆坡和這幾個好友過情人節啦~
有家不睡的幾個人一早就在團購網站買了Swiss Garden Hotel的voucher, 情人節這一天就跑去“開房”啦~
因為想說啊gai很難得從澳洲回來,他女朋友又剛好和她家人到柬埔寨旅行,而我們也很難得能夠聚在一起,所以本來只打算簡簡單單叫pizza配紅酒在酒店房裡聊天的,怎知道耐不住餓的四個人還是跑到Levain和情侶們擠,之後又到Renoma cafe 去了 happy hour。
回到酒店冲好涼又不想這麼早上床睡覺,所以又很即興的整個大素顏的跑到Scott Garden的Beer Factory續攤。
然後還遇到沒和他一起過情人節,所以和朋友在idarts玩的他,整個糗爆了!哈哈。

 年初六一大早,所有人會合後,咱們就兩輛車一起南下芙蓉載了另一個朋友就直接跑到馬六甲去。
嫁去馬六甲的Yun Hui就帶我們一票人去Donald & Lily吃娘惹餐之後,咖啡癮又犯的我和MK就吵著要去很多博客介紹的Caloric Indulgences試試那裡的13州咖啡。
不畏塞車衝到雞場街,趕著在下午4點以前離開(因為雞場街4pm後開始營業)。Caloric Indulgences咖啡廳比較古老式的設計很特別,四處還著和咖啡有關的quotes。
可是咖啡廳嘛應該一踏入就聞到咖啡香的,可惜這家並沒有所謂的咖啡飄香!
而且,什麼13州咖啡,根本就不、好、喝!
沒有咖啡味就算了,還甜到是想要用糖份殺死我們還是怎樣!
所以,結論是:我不會再光顧這家咖啡廳第二次!

咖啡“不足”娘惹餐飽之後,我們又一群人浩浩蕩盪的開車南下我的家鄉!
抵達時間不上不下,所以就帶著城市小孩到公園玩紙鳶,還逼他們一定要和這一粒大榴蓮合照。哈哈。


晚上吃了晚餐後,就帶他們到小叔的鄰居家燒烤會。
 原本說阿肯和小賴不能夠來,怎知道卻突然驚喜的出現!
阿肯從越南一下飛機就趕去載小賴一起過來,還蠻感動的。嗚~

我們買了兩個孔明燈,然後胡亂的在上面許願:
寫了一整排的車牌號碼,然後希望個個都中頭獎。當然結果是一個字都沒中啦!
還有什麼老闆加薪啦、升職啦、生意興隆啦、變得比某明星還要漂亮啦、找到男朋友啦、趕快嫁出去啦等等一些有的沒有的願望。哈哈。
最好笑的還是寫著車牌號碼的那個孔明燈飛不上,卡在電線上面,還必須接水管把火撲滅。
那天晚上又因酒精作祟,簡直就是一個“亂”字可以形容。
平時鮮少喝酒的CW那天晚上就被我們灌得有點茫了。當她一點着手上的一把煙花,我們其他人馬上“咻”,有多遠閃多遠,以免被她亂掃掃到。哈哈。

初七。剛好是人日。所以我們買了個方便撈生盤,想說要撈生。
可是咖啡癮又犯的MK堅持要到我家附近的Espresso Bar嘆咖啡,也建議我們到那裡去撈生。
 老實說我那天是快要暈倒了。哪有人到裝潢優雅的咖啡廳撈生的說?
況且,麻坡小小,咖啡廳老闆還是我媽的學生叻!
不過,既然多數都附議說okay,只好服從咯。
害我之後又一段日子都不好意思再到那家咖啡廳喝咖啡。
沒辦法啊,誰叫我有一群瘋狂的朋友。

我的蛇年,就這樣,假裝堅強、快樂的過了。

0 Foot Prints:

Post a Comment